山野 │ 行程

曾文水庫新春釣遊曾文水庫新春釣遊

曾文水庫新春釣遊曾文水庫新春釣遊
撰文/李嘉亮.攝影/李嘉亮
2017/02/17發表,已被閱讀2,823次

嘉義農場簡介

嘉義農場位於嘉義縣大埔鄉,曾文水庫湖畔,是台灣極少數大面積、濱臨水庫的風景遊樂區,同時擁有別墅度假旅館、山莊、小木屋,以及露營區的綜合度假旅遊中心。尤其最近水庫開放游湖觀光船航行,遊客可從大壩、嘉義農場、大埔鄉三處碼頭的任何一處上船,一票玩到底,分別登上三處地點觀光,對難得搭船的一般民眾,確實很有吸引力。

嘉義農場停車場管理制度完善,停車很方便。

旅遊區十分寬廣,林木高大遮蔭,散步其間不用曬太陽,在台灣各地的風景區中實屬少見,區內有多達四十幾個景點,至少得停留一夜,花兩天的時間才逛得完,區內若干特殊景點,例如:黃玉蘭,屬於稀有國寶樹。印度棗園、台灣咖啡園都是近來話題火紅的栽培作物。澳洲胡桃園區所栽植的胡桃,也是獨步全台灣。巨竹區所栽培的馬達加斯加巨竹,粗大者直徑可達四十餘公分、高數十公尺,遊客常常為之驚歎不已!

嘉義農場露營區大片綠地、樹蔭,少有露營區的環境可與之相比。
國民旅社景色一角。
象徵曾文地區大自然原始生態的塑像:大冠鷲、野豬、野兔、魚。

前往嘉義農場可先在網路上訂房,不論南下、北上前往園區。目前有最便捷的行車路線,走國道三號,在官田系統交流道接八十四號快速道路(超速抓很嚴!)到達玉井,走台三線往楠西即可抵達嘉義農場。

曾文水庫釣況概述

筆者的釣魚朋友來來去去,筆者個人則堅守十二天,創下個人水庫駐釣的最長紀錄,並且使用最多達六把釣竿(一支手竿,五支甩竿),並且觀察自己、友人,以及陸續見縫插針的玩票釣友,綜合十二天的釣況,以及長久以來露營垂釣的經驗,做成以下的觀察結論。

魚虎

魚虎的幼魚、成魚的各個階段均追逐活餌,對於活餌(各種主要垂釣魚種)的生態,已產生不可磨滅的影響,將來勢必長遠地影響各種主要垂釣魚種的生態。

以曲腰(鮊魚)、鯁魚(土鲮魚)、烏尾棕(餐鰷)等三種大宗垂釣魚種為例,以往這些魚種的體質都十分脆弱,由深處釣起,都有失壓脹腹死亡的現象,或者漁獲握在手中解下鉤子,再放回水中,死亡率都相當高。但現在魚虎扮演淘汰弱者的角色,將體弱者淘汰,剩下身強體壯者,而原本食物不足的環境,因為多數弱者被淘汰,剩下的食物便供應倖存的強者,使強者更強,此次已看出上述四大類垂釣魚種,更進一步發展求生策略。如高速往返於數公尺,乃至於十數公尺深處,以逃避魚虎追捕,因此魚虎無法在深處掠食的習性缺失,已一覽無疑,再加上活餌魚群數量減少,魚虎面臨巨大的撈捕壓力,族群量已有明顯減少的現象。

上鉤後被魚虎咬斷的烏尾棕。

據嘉義大學賴弘志教授的調查,魚虎的單位努力量(同等規模漁具、作業面積、時間),已剩下昔日的七分之一,此正足以反映資源量不足,同時也魚也變得更加不易捕捉。

魚虎減少,但重要垂釣魚種資源量也沒有增加,正顯示放魚虎對任何人都沒好處!而更值得憂慮的是:產地的魚虎來源不足,媒體又大肆吹捧魚虎美味,餐廳沒法滿足觀光客的需求,漁民開始以電擊捕魚虎苗,供應養殖業者,養大的魚再冒充水庫魚牟利。對於那些推波助瀾倡言魚虎美味的媒體,實在忍不住要予與譴責!漁業單位對於外來魚種的養殖,實在迫切需要採取報備核准制,否則應該一律沒收銷毀。

筍殼魚

因漁民大量撈捕,加上連續一個月的寒冷天氣,可能有相當多的筍殼幼苗凍死,或者被限制在誘捕龍裡,無法及時躲入深水凍死,不知後續將有何影響,但能確定的是魚兒都在深水區活動。

以望遠鏡觀察漁民收誘捕籠繩的長度,推測魚兒棲息水深約在十五~二十公尺間,夏季一兩重的鉛錘,已無法將釣餌沉入如此的深水,應當需要一.五~二兩的鉛錘,不過上鉤的筍殼魚多是勉強堪食的小魚居多,然而由深水處釣起,卻都失壓脹肚而亡,無法再活命放回,於是只得改釣淺水,故以槓龜收場並不意外。不過如事前判斷一般,湊熱鬧的釣友果真在深水區釣得若干小筍殼,並都拿回打牙祭,由此可見外來魚適應新生地的垂釣活動,實在以負面示範居多!

鯁魚

揮竿向晚霞,不只釣魚人,更是羨煞許多休閒人士的享受。

近年來在誘餌中加上五%的精料,大體上可以認定有增加誘集魚群的效果,但是卻也衍生許多疑問,鯁魚變得挑嘴、浮標魚訊不明不易上鉤,腹中卻無吞食誘餌的現象,是不是這些魚無法被一般的誘餌誘集?而不是已經吃飽誘餌中的精料變得挑嘴。這些鯁魚是否因岸釣多年,魚訊明顯者都被釣走,剩下難釣的魚傳宗接代,變得更難釣?果真如此的話,將來釣友恐怕得再提升技巧。此外鯁魚不似以往喜歡淺坪,多數聚集在陡坪、幾近垂直岸壁,應該與方便逃避魚虎追捕有關,此點供同好參考。

左:雖然釣況不理想,但仍有大型鯁魚上鉤。

吳郭魚

此行沒釣到大型吳郭魚,實屬意料之中,無法快速逃遁的吳郭魚,大概都遭到魚虎吞食,直到最後幾天,湖水轉趨溫暖,才有十數條小吳郭魚在深水處上鉤,但不難想像這些魚長到稍大,還是魚虎吃掉了!曾文野生吳郭魚的美味,將會更不可得!

曲腰

曲腰原本可長到數斤重以上,但與魚虎競爭食物落敗,在加上活餌小魚大量減少,雖然生命力因淘汰競爭而更強,只怕沒有機會長得更大。

烏尾棕

許多觀光釣友都帶串鉤假餌來此垂釣,運氣好的,數十分鐘內就釣滿一盤帶回營區與家人共享,並詢問我們這是何魚?告訴他們是日月潭的名產奇利魚,則恍然大悟、欣喜若狂。

不過遺憾的事,為何沒有釣友如我等使用高消費的長手竿、浮標垂釣;釣烏尾棕不是串鉤假餌、就是甩竿沉底釣,釣具製造販賣業者,在銷售量停在最谷底時,是否該想些辦法,讓那些釣友提升垂釣觀念,藉以打開新市場呢?

玩票性質的釣客才是大宗。

琵琶鼠

手竿、甩竿各釣得兩條斤餘琵琶鼠,是否已在水庫區繁殖,實在令人憂慮。雖無較小體型者上鉤,但是許多類似大琵琶鼠的浮標魚訊,浮標動作卻更微細,令人擔心是幼小琵琶鼠所為。

正在泊靠嘉義農場碼頭的遊艇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