山野 │ 行程

釣魚人的磯釣情釣魚人的磯釣情—狂風驟雨鏖戰烏石鼻

釣魚人的磯釣情釣魚人的磯釣情—狂風驟雨鏖戰烏石鼻
撰文/黃重賢.攝影/莫名
2016/09/14發表,已被閱讀3,308次

緣起

八月九號真是瘋狂的一天。

這件事要說到七月底的時候,莫名有一天跟我說:「哪一天我們找時間上外礁去拍一些磯釣的照片好不好?」磯釣?炎炎夏日的七八月天,上外礁無異是給自己找麻煩,烤人肉一夜乾也不必急在這時候。但話說回來,自己心裡也實在嚮往,因為真的很久沒上外礁了,最後一次上礁已經是三個多月前的事情了,漫漫長夏,何止心癢手也癢?無以解憂,惟有釣魚,既然心生此念,當然馬上連絡船家打聽釣況。

懷念磯釣場上的一景一物。

可惜好事多磨,那幾天天氣狀況都不是很穩定,潮水也不對,數數日子只有八月九號可以成行,我剛好排休假,莫名的時間也能喬出來,於是兩通電話連絡好,桌上的工作時程表就在那天畫個紅圈,就是這一天啦!

透過鏡頭畫面,彷彿可以聽到海水拍即礁石的聲音,以及聞到鹹鹹的海味。

可惜事情還沒完呢,八月初連續幾天艷陽高照,我們都為即將到來的釣遊之日興致勃勃。八月七號,情形急轉直下,兩千多公里外的南太平洋忽然一下子冒出三個颱風,還幾乎是同時出現,兵分三路直撲日本台灣菲律賓而來;八號那天我真是食不知味,睡不安枕,搞不清楚到底氣象狀況如何,台北市仍然熱的鼻尖冒汗,外海似乎也不見風浪增強,可是三個颱風耶,不是開玩笑的!出不出的去誰也不敢打包票,我打電話跟烏石鼻的船家聯絡再三,他說這邊海域看不出有何風浪,還是準備出海,同時也有其他釣友要上外礁,叫我不必擔心,一切照計畫安排。

聽到船家這樣說當然軍心大定,同時也給莫名電話確定時間,八號晚上十一點我們碰了頭,裝備整理完以後就上路囉!一路上我們都在討論可能發生的情形,其實我心裡有數,颱風來臨前夕,又是八月天,不見得會有什麼好東西可以釣,標準情形是:天亮前或許會有幾尾大物,白毛、倒吊或是豬哥之類的,拉不拉的上來可不一定,看運氣了。天亮以後雀鯛大軍出現,絕對在魚餌下水三秒鐘之內啃光鉤上的南極蝦。如果能夠施展誘釣分離的工夫,或許可以將較深處的大傢伙騙上來幾尾,但是夏磯就是夏磯,絕對不會像冬天一樣咬況熱烈,暴衝的魚訊總是在你不經意的時候驀然偷襲,有一下沒一下的不時刺激著你的神經,大多數都是斷線收場,而且斷的很爽快。

出發

車子從南港環東快速道路一接上北二高就開始下雨,不禁又為即將來到的磯釣平添幾分擔心。一路上跟莫名聊著聊著,車過雪山隧道,我最討厭這裡,開車開的我難過死了,快又快不得,慢也不能太慢,總之,腳尖就在油門上那麼一收一放,一放一收,儘在0.5公分上下做微調動作,煩都煩死了。好不容易在長長的隧道裡重見天日之後,整片蘭陽平原的燈火如繁星點點般盡現眼前,終於有了一種可以重新自由呼吸的感覺,當然腳下的油門也隨之輕快起來,加速往蘇澳飛馳而去。

來到蘇澳略事休息,看看時間已經是午夜一點多鐘,在蘇澳東區釣具購足了糧食飲水及魚餌,雨勢忽大忽小,似乎在暗示今天這趟行程不輕鬆。我們在街上吃了點宵夜,我跟莫名說我們還是早點出發吧,到東澳粉鳥林港邊再休息,真要下大雨再做其他打算。

車子開上蘇花公路雨勢漸弱,我們興致又高昂了起來,黑夜裡開車其實很輕鬆,對我而言是經常而習慣的事情,四十分鐘不到已經翻過整座山頭,來到東澳。沿著小路進入漁港邊,還看見好幾輛車跟我們同行,原來以為今天會出去的人應該不多,看來有志一同的人原來還真是不少。車子停好打個小盹,時間還早嘛!迷糊中聽見路邊人聲似乎逐漸鼎沸了起來,再次張開眼睛的時候,船家已經出現,於是我們下車拿裝備,終於要出海囉!

夜間的粉鳥林漁港,就是從這兒搭船出發!

拂曉出擊

報關完畢,橘子兵一一唱名舉手答有,然後各自提起裝備跳上管筏,此時無風無雨,天色微明,管筏開出漁港,也不覺得風浪很大,船身排開浪花前進,水邊留下陣陣螢光蟲在攪動的水波中閃爍著,由於大家上船前已經事先說好各自要上的礁石,於是就按順序放人,這一次大家都上烏石鼻南面,第一組釣友上九孔外礁,第二組上了鼻心,我跟莫名是第三組,我們上斜壁,最後一組人馬則站上石公。船出漁港時看似風平浪靜,靠近礁石邊才發現竟然浪腳也不算小,其實這對釣魚人來說不是壞事,只不過上礁時小心一點就是了。所幸我跟莫名也都不是溫室裡的花朵,三兩下就輕鬆就位完畢,跟船家揮揮手示意,OK啦!回頭中午送便當再見囉!

上了斜壁,藉著灰濛濛微曦的晨光環顧四週,老樣子,只是乾淨了不少,石頭上沒有很多誘餌碎屑,想必最近夏天上來的人不多吧?先打幾瓢誘餌入水,通知一下大家開飯囉,回頭去組裝釣組,這時莫名已經拿出雞絲頭,擺好架式準備好好獵取幾個鏡頭,我將一把1.5號竿跟一把2號竿的仕掛組好,掉頭跟莫名使了個眼色:上工囉!釣組就輕輕沿著磯邊拋了下去。

左圖:站在外礁上釣魚,一定要穿專用的防滑鞋才安全。
右圖:多帶一組備用的釣具。

兩杓誘餌打下,水底開始冒出一些大大小小的身影,快速沿著誘餌帶檢食誘餌,雀鯛,倒吊都有,還穿插幾尾鸚鯛。只是這些傢伙實在引不起我太大的興趣,於是收回竿線,重新挑選一尾肥蝦,拋向稍遠的外圍。

外圍果然魚體稍大,吃餌的泳層也稍淺一些,果然沒多久就有魚訊,一條巴長大的雀鯛破水而出,直接拉了上來。其實夏天的磯釣場,水底下多的就是這種小東西,不過真想釣到爆冰箱也不是太容易,尤其是在斜壁,這裡實在是一個很好的練習場所,魚都被釣的成精了,不好好掌握魚訊,他們可是不那麼容易被請上來的喔。腦袋一邊轉,一邊思考對策,手上可也沒閒下來,拋竿、張線;左手一連兩三杓誘餌,回頭看看莫名,他已經東拍拍西拍拍的抓了不少美景了,獨缺大魚上岸的鏡頭。想著想著一個不留神,斜眼看見我的浮標如箭般射入水中,還沒反應過來揚竿,已經吃到手把節上來了,這是大魚出現,應該是白毛吧?我努力撐起釣竿,回頭大叫:「莫名,大傢伙來囉!」

烏石鼻海域是良好的漁場。

前後大約不到十秒鐘吧?莫名只抓到竿子狠狠彎下去的第一動,大魚在水裡游動了一會兒,就聽到清脆的「崩」一聲,我手上陡然一輕,竿子彈了上來,大魚已經帶著我的鉤子揚長而去。我收起釣線檢查,三號子線在鉤柄處整整齊齊被咬斷,跟美工刀切的一樣,有磯釣經驗的人都知道這絕對是大白毛的傑作,不會是其他魚。哎!好不容易大魚咬餌卻有緣沒份,繼續努力吧!

搏魚不到十秒,釣組就被咬斷了,徒留無法擒獲大魚的遺憾。

大雨來襲

換上子線繼續打拼,天色已經大亮,莫名也暫時收起攝影器材,拿起我的二號竿小試身手。小魚依舊有一條沒一條的來鬧場,雀鯛、鸚鯛釣了六七條吧,還有一條一斤不到的小牛港,早上九點半過後風漸漸大了起來,空氣中多了一股潮濕的感覺,我極目遠眺,遠方海平面上的天空已經變成灰濛濛的一片,呃...這該不會是颱風吧?不是還在一千多公里的海面上嗎?雖然中央氣象局發布了海上颱風警報,影響應該不大吧。

反正多想無益,還是繼續做釣,只是停下手來,跟莫名兩人一起把裝備移向高點,以免海水波及。不過這時我忘記做一件事,那就是把我的雨衣拿出來,我的雨衣就一起跟著竿袋、冰箱放在高高的高點上。半個多小時之後便自食惡果了。十點多鐘第一陣雨水報到,我就眼睜睜著看著一排灰暗大雨沿著海面逼近過來,然後狠狠地潑在我們兩人身上。莫名見機不對早已經找了個岩石隙縫躲進去,雖然不能完全避雨,至少不會腦袋跟半個身子不會淋濕,我呢?對不起,哈哈,站在斜壁起船點的凸岩上,完全無處可退。

左圖:烏石鼻海域水質清澈,水面下的大小魚族數量很可觀。右圖:磯釣必備手抄網。

我想應該是碰上了颱風外圍環流的前緣吧?浪不大,幾乎可以說是平的。風倒是漸漸強了起來,不過也還不到無法操竿的地步,最惱人的是雨,越來越大,而且看起來完全不像會停止的樣子。誘餌袋就算把拉鍊拉上,也還是弄成了一鍋湯湯水水的南極蝦草莓牛奶。唉,別玩了。我把傢伙收拾起來,跟莫名一同躲進岩隙略事休息。

正在想不知道要等到何時雨才會停,卻感覺浪勢漸漸大了起來,沒多久,遠遠的就看見船家飛也似的出現,並且示意我們收拾裝備上船,船上還有上了其他礁石的同行釣友。這下當然不敢怠慢啦,趕快收拾撤退,跳上船坐定,船家又開去石公接了最後一組釣友,這才掉頭往粉鳥林漁港返航。

碧海藍天的海上風光,完全沒料到不一會兒就風雲變色了。

尾聲

船上大家交換意見,我猜的果然是對的。這道鋒面前緣本來下午才會到達,因為颱風行進的速度加快,在將近中午的時候就掃了過來。還好大家應變的速度也很快,各礁的位置離港也都不是太遠,所以半小時之內就都收礁完畢回到港內,只是淋了一場大雨,大家都成了不同程度的落湯雞。

釣果呢?眾人上岸後一陣互相翻看冰箱,實在乏善可陳。站在石公的兩位釣友或許是打沉底吧?居然釣起七八條笛鯛科的紅魚,那是隆背笛鯛吧!還有一尾約一斤的海雞母笛鯛,算是不錯的釣果,只是那七八條隆背笛鯛才四指寬,實在是應該放生的體型,居然也收進冰箱一起帶回,實在令人感到遺憾。

發動車子開上公路,才發現已經雨過天青,這趟釣遊行程雖然不盡理想,但是在夏日炎炎之時,我們卻成了全身溼透的落湯雞,也算是一次難忘的回憶吧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