山野 │ 行程

磯釣搶攻三仙台磯釣搶攻三仙台

磯釣搶攻三仙台磯釣搶攻三仙台
撰文/左承偉.攝影/左承偉
2011/10/24發表,已被閱讀12,976次

說起蘇澳三仙台,北部輕磯釣友應該不陌生,向來是北台灣熱門釣場之一。近來有了朋友的情報,說是釣況頗佳,但身處水泥叢林的我,看著漫天陰沉的烏雲,便擔心起海上的浪況,會不會讓我這個曾經是「海軍陸上睡」的米蟲(註),對大海猛投人造誘餌!

當然啦!拱你去的那種朋友,絕對會說:「不會啦,我看過氣象圖了,沒問題,而且最近菜毛又大咬,船磯機動性高,去那兒穩贏不輸的啦!」。我心裡直想:『奇怪?怎麼跟我看的氣象圖有點不一樣,難道台灣還有家「私人」氣象局資訊服務網?』。雖然心理打著哆嗦,不免嘀咕幾句,但還是上了賊車。

上礁才是王道!

怎知越靠近宜蘭雨勢越大,這不是意味著有鋒面靠近!但值得欣慰的,這讓人憂心的雨勢是地形雨;換言之,抵達蘇澳後,稍稍緩和了些。

既是釣船磯,意味著接下來十小時將在海上渡過,雖然沒啥明顯降雨,但船一駛出港,便可感受鋒面帶來的浪不小,船也起伏地向目的地前進。視途老馬一定都知道,從蘇澳出港,向著東方以海釣船的正常速度,十至十五分鐘,便可抵達這個「三仙台」,由於此次以船磯作釣,因此船老大便將船隻移往本礁與平礁中間的水域,這方位當然是藉由本礁的位置與地勢阻擋東北季風所帶來的風浪。

也不曉得為啥,釣魚人就是有股殺氣!才一到定位,小弟就從相機袋取出傢俬,而三支釣竿伸出的速度也比磯玉柄衝去撈大黑毛還快,並立馬誘餌、釣餌齊發,一付志在必得的模樣。不過天不從人願,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,大魚沒見到一條,倒是風浪越來越大,四個人兩戰、兩掛,釣點也從先前那兒轉移置平礁、尖礁間的水域,才終於有人說:「船老大,現在還能渡礁嗎?」

左:由於本礁附近暗礁充斥,必須換搭舢舨方得渡礁。右:渡礁需憑藉船家掌握浪況的經驗和時機,因此可說是磯釣過程中相當驚險之處!

船老大看著我們的眼神,不知是可憐大夥兒沒釣到像樣的東西,還是覺得這些傢伙真是「沒擋頭」!於是便說:「好吧!我Call管筏來載你們渡礁啦!」。

不一會兒,管筏前來接駁,眾人連同裝備一塊兒上筏,只見這小管筏不僅晃得比海釣船還猛,且頓時浪花四濺,頗有準備登陸作戰的氣勢。隨著眾人七手八腳地將裝備遞過並渡上本礁北面,但下面湧起的浪卻不容我們喘息駐足,於是連抓帶爬地往上爬,直到一個不錯的合適位置,才有人脫口說了一句:「上礁才是王道嘛!」。

為了能把握時間迅速作釣,上礁後分工合作是不能少的。

漸入佳境的釣況

由於先前已浪費太多時間在船上與那種三、四指幅的小菜毛、剝皮、鸚鯛和石狗公糾纏,於是眾人只得搶時間趕緊將一切佈置妥當,果不其然!鄭兄一下竿就來了魚訊,而且看這索餌的位置與拼鬥架式,肯定是黑毛上鉤,不過卻因為有人愛現,堅持要來個引拔,反而發生空中斷線的慘劇,而那尾看起來約兩斤的菜毛就這麼又躍身白浪裏,而我也成為唯一的目擊者。不過好在大夥兒沒被魚訊沖昏頭,灑誘餌倒是毫不吝嗇,畢竟這A撒沒用完又不能帶回家當蝦仁炒飯,還是對海裏的魚兒們大方點。

先試打幾瓢誘餌,不僅能判讀流向與潮目位置,還可提先收誘魚之效。

隨著退潮浪花將潮目的誘餌往外帶,接下來的畫面可就精采了,即便不算是心裏囑意的對象魚,但那強大的拼勁,夠讓人拉到手軟!話說這是何方神聖呢?其實便是巴鰹(Euthynnus affinis)是也,雖然它的肉味算不上鮮美,但兇猛的爆發力讓小弟痛恨自己竟將西式毛鉤的裝備留在船上!

第一個有狀況是阿峰,一落水的南極蝦就立刻被水下一尾焦躁不安的巴鰹撿去,接著就只見彎到腰身的白竿與牠艱苦奮戰。外號「大塊ㄟ」的阿峰雖不至於被魚拉下水去,但本礁北面陡峭的地形,令他不得不一手抓著磯岩,而只能扭曲著臉部的表情,用另一手苦戰。當然啦,稍有經驗的讀者一定知道,這鰹魚類大多喜愛成群活動,因此這頭有人上魚,當然另一頭也肯定有人中獎,果然鯤老板也上了一尾,這下子雙喜臨門,礁上卻只有四個人,其中一人又得掌鏡,可忙壞了鄭兄兩頭跑,幾乎是以「攀」在岩壁上協助撈魚。

看吧!說著說著就中魚了。

接下來的情況,其實大同小異,三人又輪流中了幾尾巴鰹,不過基於它肉味不佳,眾人便釣的心不在焉,也懶得以磯玉柄撈魚,而任憑引拔,於是斷線脫鉤也好,拉上來也罷,漸漸有人開始感到手腕酸痛,而考慮休息一會兒,於是終於輪到小弟得以收起像機、解解手癢。不過說也奇怪,不知是當日運勢不佳,而是總為了攝取最佳影像而錯失良機,小弟的釣餌一下,就只剩下迷你雀鯛大軍圍繞,那巴鰹竟消失得無影無蹤!想到這兒,心中不免埋怨幾句:「很多朋友都以為我們這種職業很棒,可以到處釣魚、爬山,殊不知絕大多數自己都爽不到,而只能看別人乾爽!」。好在自個兒的釣齡也不算短,對漁獲一事倒還放得開,只不過真想祈求上天,「今天別讓我槓龜吧!」。心裡還在盤算、祈禱一起湧上心頭時,這盜餌的小雜魚們突然沉寂下來,接著旁邊的阿鋒一聲驚吼,竿身即成彎月之勢,而比起方才巴鰹橫衝直撞的那股蠻勁,終於又出現了黑毛獨有的那種斯文。

左:當釣竿呈現滿弓,就是釣友最興奮的時刻!右:衝著黑毛的美味,難怪牠順理成章是冬季輕磯的主要對象魚。

有了黑毛出現,說也奇怪,方才的手酸即刻消失無蹤,而我也只得收起釣竿換上像機,為讀者們「釣取」影像。與先前的巴鰹比起來,一斤餘的菜毛拉力當然有限,不過大夥兒倒是沉醉在它的美味中,於是拼起來比魚還認真!不過說真格的,這瓜子鱲(菜毛中文名)剛出水的色則還真是漂亮,全身一襲宛若晴天的青色,應著大海的深藍,真有其獨到的魅力!

利用誘餌造成魚群搶食,可產生連續釣獲的成果。

輕磯釣大致就是如此,有第一尾出現,若誘餌下的得當,不要間斷亂了魚兒的興致,這隻魚兒的親朋好友還會前仆後繼一陣子,直到終於有魚發現,怎麼大寶、二寶、三寶……都不見了,才會恍然大悟趕緊逃之夭夭。不過從另一個角度來看,一種魚的退場,意味著又有新角色準備登台,這出將入相間壓軸的好戲就在後頭!

就在黑毛魚訊消失一陣子後,看看手錶,今天的釣遊時間也差不多要接近尾聲,但釣人卻總是捨不得離開,想要再有限的釣點位置與時間中,做最後的努力與嘗試。於是不論是鯤老闆、阿峰還是鄭兄,都全神貫注於水面的阿波浮標,看看是否有出人意表的驚喜。從當時接近滿潮的潮位,加以當時的地形水流,眾人當然是捨遠求近,以腳下的磯際為標點,沿著岸邊的礁石操控釣組。果然,阿峰的阿波在流經中間突岬時,瞬間隱沒於兩側潮流所形成潮目內。由於幾乎是挑著岸邊作釣,揚竿後的拉力不難看出魚兒企圖鑽回水下岩縫的心機,並且從竿身彎曲與拉扯的模樣,水底下肯定是惡名昭彰的黑豬哥(三棘天狗鯛)。

沒釣過黑豬哥的讀者可能有所不知,別看牠一臉看起來傻傻的樣子,一中鉤即刻化為拼命三郎往水底下衝,而且那凶狠的拉力與牠憨厚的外貌全然不同!當然,阿峰腳下的這尾也是一樣,頻頻讓白竿不由自主地向下點頭鞠躬,況且他站的釣點煞是險峻,附近只能勉強容下兩人站立,於是這撈魚的重任,就只有委交鄭兄代勞。不過小弟內心暗自偷笑,之所以是鄭兄而非鯤老闆,大概是鯤老闆害怕兩個都有點「體型」的人擠在一塊兒,影像畫面會過於擁擠吧!

回到那尾拼勁強悍的黑豬哥,果然不是省油的燈,幾次浮頭出水卻一見抄網下去,又使勁往下鑽,直到一陣浪花襲來,鄭兄藉浪使力,順勢讓魚兒入了網子,這才讓大夥兒鬆了一口氣。有了這最後的演出,這趟釣遊總算劃上完美句點,而浪裏來去的管筏上,船家已在面前呼喊,準備接駁我們回到海釣船,望著漫天陰霾的天空,釣人開始分享一天的點點滴滴,有搏魚時的緊張刺激,有浮標扯入水中的血脈噴張,有和魚兒狡詰鬥智的心機城府……,這一切便是最大的樂趣……

左:從阿峰持竿力拼的姿態看來,下面的黑豬哥果然拉力驚人!右:看著力戰而竭的成果,不得也敬佩牠的體力與耐力。

釣場指南 蘇澳三仙台

除了北部喜好磯釣的朋友以外,鮮少有人知道蘇澳有個三仙台,因為一提到三仙台,或上網搜尋,尋找相關旅遊圖書資料,絕大多數指的是「台東的」三仙台。
其實蘇澳三仙台距離蘇澳南堤約兩公里左右,而由於它是由三個小礁所組成的群島,其中最最大的叫「本礁」,另外還有兩個名為「平礁」與「尖礁」。由於孤懸海面,因此這幾個礁石地形都相當陡峭,雖然都可以攀爬登礁,但均有相當的危險性!原則上浪況5、6、8級以下平礁還能作釣,若超過5、6、8未達6、7、9級則只能上本礁、尖礁。至於作釣時機以東北季風初期(農曆十月、十一月),或是將要結束前為佳(農曆正月、二月)。

釣餌、魚訊諮詢:蘇澳東區 TEL:039-972088
渡礁、船磯諮詢:東半球 TEL:03-9973978 0932-266397

三仙台釣點及流水圖