山野 │ 行程

享受不同的秋冬磯釣—綠島享受不同的秋冬磯釣—綠島

享受不同的秋冬磯釣—綠島享受不同的秋冬磯釣—綠島
撰文/左承偉.攝影/左承偉
2012/12/17發表,已被閱讀15,131次

踏上綠島玩磯釣

磯釣,對許多人來說它有著濃濃的寒意;不說別的,原本磯釣便是發源自台灣東北角,並在冬天礁岩上發起海菜,釣客首選的黑、白毛大肆出現時,才時興的釣魚活動,而且一直以來都是如此。因為這樣,冬磯給人一種立於寒風細雨,甚至是白浪飛濺的時刻,而凜冽嚴峻的感受實非外人所能道也!

綠島磯釣,黑潮氣勢洶湧!

不過這真的是磯釣的全貌嗎?以台灣這麼一個橫跨亞熱帶、熱帶的地區來說,恐怕不只這樣,至少位在熱帶的綠島就不是如此。不少去過綠島的朋友都知道,島上有件名為「X!好熱!」的T恤是熱賣商品,由此可見它的夏天還真不是普通熱!本刊當然不會建議您去曬人乾,而是挑選現在這般天氣也涼,觀光潮也涼的時候,來趟不同於北部、澎湖風情的磯釣遊程。

淺談綠島磯釣特色

這個因火山而形成的熱帶島嶼,由於位在東部的黑潮洋流上,造就了它成為一顆美麗的珊瑚礁島。在這兒可沒有一般輕磯的標準魚種—黑毛(瓜子鱲),而是轉以鸚哥、正吊、倒吊、迴游魚為主。這些魚要嘛就是珊瑚礁原住民,要嘛就是來無影去無蹤的遊俠,因此與傳統的輕磯釣當然不相同。

就食性來說,由於鯛類一族是定棲性原住民,因此以誘餌再怎麼誘,也多是將附近水域的聚集起來,故族群量自是不能更黑毛大靠相比,加以這些傢伙們均棲息於珊瑚礁,雖然拉力不見得是一等一,但鑽縫進洞的本事卻不小,故不能大意;再者,這些原住民只要被釣過幾次,保證精得跟鬼一樣,於是又多了一項趣味性與挑戰性!

至於「青物」(指迴游魚類),由於綠島面對太平洋,加以在黑潮之上,自然不乏那種路過的迴游魚群,甚至是鬼頭刀、浪人鯵、大型雙帶鯵等巨物,因此若以此為對象者,絕不能掉以輕心,而「兼著」釣遊者,也最好在裝備上多加注意,否則屆時必定會嚐到毀竿斷線的挫折!

最後必須提醒讀者三點,一是綠島磯岸地形多陡峭,千萬要注意安全,尤其是救生衣、釘鞋絕不能少。再者是島上不少磯岸與離礁釣場多能步行、攀爬或涉水抵達,除注意安全外,應避免不必要的涉渡。最後則是珊瑚礁海岸的藤壺、牡蠣等附生生物眾多,容易造成割傷,要格外小心!

冬季北部多是陰雨連綿,綠島卻可看見藍天白雲。
從事磯釣務必要穿著救生衣、釘鞋,以保安全。

南寮長堤戰魚精

南寮港是島上的第一大港,也是每位搭船抵達的遊客必到的港口。一般為了便利客船上下,均將船駛入港區內部,但南寮港的外側有一條又高又長的大堤,又被喚名為「長堤」。

長堤地勢雖高,但仍算舒適的釣場。

長堤面對外洋,加上南寮灣形成一個迴流帶,因此這兒只要天候不錯,不論晨昏還是日正當中,總有人在此一展身手。由於它地形平坦,又能開車、騎車抵達,所以就成了入門磯釣的最佳去處。但您可別以為有了「堤」就能玩前打喔!前打在此是行不通的,因為一則堤面地勢太高,二則下面沒有黑格、赤鰭仔,所以還是乖乖玩磯釣吧!

第一天下午,為了拍攝需要,便從將軍岩移師長堤,不料鄭兄再三提醒,「長堤魚多歸魚多,但想要搞上來,可得花一番功夫了!」果然沒錯,隨著兩三瓢誘餌下水後,原本看似湛藍平靜的海裡,頓時出現四、五尾大小接近臉盆的吊仔,接著還越聚越多,於是從一斤級到三斤級都圍著誘餌打轉,而更重要的是牠們並不搶食,而是慢條斯理的啄咬誘餌。

接下來的情形可想而知,任憑鄭兄使盡阿波、全遊動、阿達利釣組,魚兒說什麼就是能巧妙地避開有鉤子的南極蝦,就連釣權會李大哥以更為敏感的長標,也仍然不為所動!然而有趣地是,在地釣友卻接連中魚,而且毫不含糊地一尾接一尾,於是激起我的好奇心前往査探,看看是何種傢俬如此利害!?原來致勝的理由別無它法,僅是一只誘餌籠,憑著它遠投,將戰線拉開,而不是向腳下的在地魚下手。

長堤下常有這類粗皮鯛的幼魚在盜餌。

就在此時,台灣來的兩位磯釣高手還是沒有太漏氣,紛紛以熟練的技巧釣上兩尾粗皮鯛與一尾肉鰮,只可惜比起在地釣友的成果, Size明顯小了一號。不過值得一提的還有兩件事,一是鄭兄與肉鰮拉扯時,突然出現了一尾鬼頭刀,從外面衝進來突襲上鉤的魚,且不止一波攻擊,因為在這拉扯中,這隻足足一米多的鬼頭刀咬了三次。另一件則是高堤垂釣的起魚撇步,長堤離水面至少八米,因此無論任何撈網都不可能派上用場,於是中魚後如何把魚拉起,就是一門學問了。

由鬼頭刀的插曲,可見這兒的確是臥虎藏龍。從地形來看長堤面對外洋,因此常有機會能遭遇浪人鯵、鬼頭刀、煙仔虎,即便這些傢伙沒上門逛逛,那至少有大型鶴鱵散佈在附近,故來此堤甩甩路亞絕對是很不錯的選擇!

地處熱帶的綠島,這類長相奇特的魚兒不少(圖為魟魚)。

勇渡外礁一探究竟

經過一個下午的挑戰,至少知道綠島的吊仔不少,但也真的很精!於是在晚餐過後一行人相聚在烏龍院釣具,聽聽盧老闆的意見。從在地的建議來看,外礁是更好的選擇,只不過很不巧,這趟綠島行遭遇鋒面,所以浪況較大,以致第一天行程中未能搭船渡礁,不過好消息則是第二天的天氣即將放晴。

打了電話確認天候與出船狀況後,一行人相約隔日清晨六點在公館港碰頭。按船老大阿南的建議,我們往小長城附近的外礁作釣,清晨的天空灰濛濛,海面上也稍有浪況,但比起前一天來說,已是好得太多!

出了港口,經過石門洞,一路上過了幾個外礁與著名的沿岸釣場,大約二十分鐘後到了釣場。由於綠島是火山所形成,因此外礁算是陡峭,必須算準浪頭,才好一躍而上。上礁之後,當然各忙各的,喬誘餌的喬誘餌,拍照的拍照,都期望在這天明的第一刻能有好成績。

乘著快船,我們往外礁出發。
樓門岩。
左:準備渡礁。右:上礁後,趕緊各司其職。
一尾肉溫上鉤。

隨著誘餌與釣餌下去,李大哥的阿波立即竄入水中,甚至是不用作合的情況,竿子就形成了一個大彎,不過他隨即笑著說,不是什麼大魚啦,只是一尾肉?。然而就在這肉?上岸不久,鄭宏銘一聲大叫,白竿就立即彎腰低頭!從二號白竿的「彎姿」就應該不難看出那條魚真的很大,而且大的有點兒憨。怎麼這麼說呢?如果是凶狠的迴遊魚、黑豬哥或白毛,那肯定不是這種「只彎不抽」的拉勁,於是只得屏氣凝神,等待是何方神聖。

隨著誘餌與釣餌下去,李大哥的阿波立即竄入水中,甚至是不用作合的情況,竿子就形成了一個大彎,不過他隨即笑著說,不是什麼大魚啦,只是一尾肉鰮。然而就在這肉鰮上岸不久,鄭宏銘一聲大叫,白竿就立即彎腰低頭!從二號白竿的「彎姿」就應該不難看出那條魚真的很大,而且大的有點兒憨。怎麼這麼說呢?如果是凶狠的迴遊魚、黑豬哥或白毛,那肯定不是這種「只彎不抽」的拉勁,於是只得屏氣凝神,等待是何方神聖。

拉了許久,就是不出水面!
好不容易捱到撈魚。
終於擒得大怪魚!

我看著這怪魚,只知道是刺尾鯛一類,但到底是啥卻難以辨識,不過看牠隆起的背部,突出的額頭,外加一邊兩根利如刀刃的尾棘,實在嚇人!碩大的魚體實在令人驚訝,而看著鄭兄微抖的手提著魚,這也算是不虛此行了!

在接下來的時間裡,魚訊不若先前,但總還有幾尾單棘魨、石狗公與小鸚鯛,隨著天氣愈加晴朗,日頭也越來越高,受限於我們必須搭上下午一點的交通船,船老大阿南也只得在十一點多前來接人。看著逐漸放晴變藍的天空,船隻劃過水面時,受驚而躍起的鶴鱵、花飛,綠島,我們還會再來挑戰的!

入門釣場介紹

南寮長堤:來綠島不想純當個觀光客釣友看過來!這裡介紹兩個方便的釣場,若是當天來回的釣友可在下船後直接往右走,準備好釣具就能開始垂釣,也就是南寮長堤。

由於是防波堤,故地勢相當平坦,需注意的是釣點在左手邊,也就是航道外。該釣場水深在十米以上,堤面離水面的距離約有十米,令撈網不易撈到魚獲,當地人多是直接飛魚上岸,故子線最好不要小於三號;當地人習慣使用誘餌籠釣組垂釣,竿子多以三號以上的磯遠投竿,標點則在四十到五十米間,所以捲線器最好線容量能有四號線一百八十米的等級,不然很容易被晨昏出現的拉崙(雙帶鯵)或花煙扯光母線!

將軍岩。

將軍岩:至於兩天一夜行程的釣友,或是能多待幾天的釣友,可考慮租輛摩托車到將軍岩前端垂釣。將軍岩釣場是磯岩型釣場,不過「腳路」好,也就是好走、好站、且安全性高,除了冬天的正東北風浪會拍上來外,其餘日子都是風平浪靜的好釣場。

將軍岩前端躲藏了相當大群的「臉盆級」正吊、倒吊,不過很不幸的,這些已修練成精的魚只會撿誘餌,對鉤上的餌是不屑一顧的,但將釣組遠投有助於減低魚的戒心,所以一天總有機會斷幾次線!該釣場主要的咬訊還是集中在晨昏,需要釣具魚餌的補給可到「烏龍院」釣具,本身是釣魚瘋的盧老闆會很樂意告訴您如何對付這些「臉盆級」的大吊仔。

台東交通資訊

抵達台東的公共交通可分為二方面,分別是航空與鐵路。
航空方面台北—台東有立榮、華信航空,台中—台東則有華信航空。

鐵路方面一般有自強與莒光兩等級列車。
台北—台東(北迴鐵路):自強號每天三班,行車時間約六小時;莒光號每天六班次,行車時間約七小時。
高雄—台東(南迴鐵路):自強號每天三班,行車時間約三個半小時;莒光號每天三班,行車時間約三小時四十分。

台東—綠島交通資訊

前往綠島分為船運與空運,其資訊分別如下:
搭船處均在台東富崗漁港,富崗港距離台東市約二十分鐘車程,可搭計程車或公車扺達,而台東市公車時刻表及搭車地點請依http://www.taitung.gov.tw/chinese/life/life_bus.php查詢。
海運方面目前往綠島的客輪採聯營,所有票價皆是相同價格,航班時刻依月份不同而有所調整,原則上旅遊旺季約每小時一班,但淡季(冬季)則視情況調整,因此必須事先查詢。

台東飛綠島航線,目前由德安航空公司經營,雖然較為方便,但航班受氣候影響很大,搭乘前應先注意天候狀況,以免錯估時間。

釣遊資訊

由於綠島釣魚的風氣頗盛,因此基本的餌料、小道具、渡礁事宜都算是相當便利,誘餌、南極蝦或其他生餌都能在當地購買,但由於地形較陡峭,渡礁則明顯受天候影響,因此前往作釣必須對當地天候先行掌握。